雲科國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歡迎您!

學雷軍的那幾個大佬,都栽到溝裏去了?| 分享匯

2018-05-24 09:29:03 雲科國際 0
雲科國際


小米手機上市背後,那些曾經學習小米模式的手機品牌卻處境尷尬?周鴻禕、黃章、賈躍亭、羅永浩,看到小米上市,他們的感覺想必五味雜陳。


雲科國際

來源:金融八卦女(ID:baguanvpindao)

作者:林Sir


小米要上市,互聯網沸騰了。

 

2014年以來全球最大IPO,估值達1000億美元,工號前1000的員工財務自由,雷軍成為中國首富……傳言撲麵而來。


這時候還敢說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嗎?不敢了吧,沒資格。

 

最有資格說這句話的,可能是下麵四位了:周鴻禕、黃章、賈躍亭、羅永浩。

 

他們曾經模仿和尾隨小米,做出了自己的互聯網手機,都有風光的日子,但現在黯淡了。

 

仿佛賽車,它們曾經和小米相距不遠,至少可以遠遠看見,但現在小米已經在終點,而它們有的正在出局的邊緣,有的已經出局了。





周鴻禕:紅衣教主一年虧8億

 

小米是運用互聯網思維做手機的第一家,而周鴻禕會說自己是第二家。

 

小米手機強調性價比。小米手機誕生時,以免費模式顛覆傳統安全軟件公司揚名的周鴻禕很是興奮,自稱是最早看懂小米模式的人。

 

周鴻禕站在了雷軍的肩膀上,更加激進。雷軍隻說性價比,而周鴻禕說硬件可以免費,即按照成本價出售。

 

周鴻禕想著通過這種方式獲得大量用戶,然後再衍生其他變現模式,可謂激進版的小米,但歸根結底還是學雷軍的。

 

小米還自己做手機,為了求快,周鴻禕就做貼牌手機。小米第一代手機誕生幾個月後,周鴻禕找到深圳一家知名代工廠,生生造出「阿爾卡特AK47」,AK47是他最喜歡的武器,也是他經常用的昵稱,就是這麽任性,結果沒賣出去兩萬台就黃了。

 

接連和海爾、TCL合作,都沒戲,免費的手機肯定要控製成本,廠家利潤微薄,誰也不想趟渾水。

 

周鴻禕也實在點背,後來找到「中華酷聯」的酷派達成戰略合作,結果酷派把360給賣了,賈躍亭的樂視又橫插一腳,360被踢了,不得已,周鴻禕絕了做貼牌的想法。

 

在2016年之前,周鴻禕一直把360手機的失敗歸結為找錯隊員。直到2016年,這一年被當成360手機元年,等到360自己幹的時候,當年紮紮實實地虧了8個億。

 

虧大發了,讓周鴻禕想了不少,也覺悟了。2016年底的時候,他埋怨說,被人帶溝裏去了,天天鼓吹性價比,賣一台虧一台。


雲科國際

周鴻禕

 

被誰帶溝裏了,除了雷軍還有誰呢?關於這個問題,周鴻禕終於想清楚了:

 

在傳統互聯網領域微信研發的成本是固定的,用戶越多成本越低,能夠獲得海量的用戶。但很多O2O你通過對硬件的補貼,最後用戶群不見得能夠獲得多少倍的增長,但隨著用戶群的增長你的成本成倍數增加,這是違背了商業的正常規律,你搞什麽增值服務賣多少會員都不可能覆蓋住。

 

理清思路後的360手機在2017年還是不賴的,衝到了年度銷量第六的位置,初步達到扭虧為盈,相當不容易。主要原因就是出了幾款實力不錯,有亮點的手機:N5、N5s和全麵屏N6係列。

 

當然,360手機目前也隻能是等風來的處境,錯過了最佳的發展機遇。





黃章:被偷師,還學岔了

 

雷軍扛起互聯網手機的大旗,魅族可能第一個不服。

 

魅族本來是MP3行業的大佬,2007年開始做手機,比小米更早。魅族M8手機5個月賣了5個億。當時雷軍非常欣賞魅族,花了好幾個月各種求教魅族老總黃章,還搶著投資魅族,但是沒談攏。據說黃章想走小而美路線,嫌棄雷軍是一個商人。

 

等小米模式出來後,黃章後知後覺說:要不是我曾經教他,他做手機懂個屁。

 

黃章說,從整體理念,到手機如何做為何這樣做,從開發流程到供應商選擇、生產和銷售,從公司狀況和計劃到核心人員介紹和接觸及財務報表——這些都是他教給雷軍的。

 

事實上,魅族比小米更早做論壇,積累粉絲,更早利用口碑和炒作進行營銷,這些都是小米後來名揚的招數,背後難免有魅族的影響。

 

當然,小米畢竟是互聯網手機第一家,魅族難逃傳統企業的局限性。魅族手機太按照黃章的口味,導致手機不夠大眾化,魅族的互聯網營銷能力也有限,比如論壇審核嚴格,不夠親民,尤其是魅族的手機發布會,魅族創始人兼總裁白永祥的演講經常被吐槽忘詞、普通話不標準,演講爛到家。

 

小米的屌絲定位、小米論壇的開放、雷布斯的演講都拉開魅族很長一段距離,小米2013年賣出了1870萬台手機,而魅族2013年才賣出200萬台,即使魅族在性能上吊打小米。

 

2014年,本已經退隱的黃章宣布出山迎戰小米,黃章親口承認魅族營銷差,並要主抓。為此魅族接受了阿裏的5.9億美元融資。在享受巨頭資源加持後,魅族2015年增速達到350%。

 

魅族玩起了炒作,各自懟友商,尤其喜歡諷刺小米,比小米更會炒作,還有饑餓營銷、機海戰術,這些招數是小米用過的,完全拋棄此前的一年出一兩款手機的小而美低調路線。


雲科國際

黃章

 

2016年,魅族發布會共邀請12組明星演出,留下了26首歌。一口氣發布了14款中低端手機。魅族幾乎變成了另一家小米。

 

不過,遺憾的是,魅族掉了自己最核心的東西。隻追求數量,沒有把關品質。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魅族巨虧超13億。

 

2017年,魅族開始放緩腳步,但旗艦Pro7仍被稱為中國2017年年度最失敗的機型,且上市兩個月後便降價1000,銷量尷尬,口碑銷量雙撲街。

 

魅族已經失去自己,方寸大亂,不知道雷軍作何感想?

 




賈躍亭:坑出了一個大坑,搞死了樂視


最慘的恐怕要數賈躍亭了,樂視手機就是樂視崩盤的開始。

 

2013年,小米模式橫空出世的時候,賈躍亭也動起了做手機的念頭。2014年正式動手,直到2015年5月才開始銷售。

 

但到2016年底,銷量就達到了兩千萬台,成為了市場上的黑馬。

 

之所以賣這麽好,歸根結底就是虧本銷售。周鴻禕曾經說,前兩年樂視為了突擊他的銷量,每個手機虧300元。

 

樂視員工也披露,樂視1S最終銷售600萬台,成績亮眼,但是是按成本價1200多元賣的。賈躍亭立項的時候說過一句話,成本1050的情況,就定1099零售價。

 

賈躍亭和周鴻禕其實是一路人,但賈躍亭比周鴻禕更瘋狂。比如賈躍亭就曾鼓勵周鴻禕說,兄弟,你應該做免費手機呀。

 

賈躍亭做手機的思路和周鴻禕曾經的理念是一樣的,以成本價銷售,把變現放在內容、服務上。

 

當然,就像周鴻禕說的,其他方麵的變現根本無法彌補巨大的虧損額。

 

2017年9月,融創2017年中期業績會上,孫宏斌說,我們看賬的時候,樂視手機虧損92億。作為白衣武士馳援樂視的他一臉沮喪,潸然淚下。

 

在營銷上,賈躍亭是最靠近雷軍的人,雷軍被稱為雷布斯,賈躍亭被稱為賈布斯,兩人在產品發布會上都穿著喬布斯的經典行頭:黑色圓領上衣、藍色牛仔褲。演講能力也不弱,還會唱歌。


雲科國際

賈躍亭

 

尤其是造概念的能力,賈躍亭一點都不比雷軍差。「樂視生態」、「生態化反」……令人眼花繚亂的概念忽悠了不少人加入樂視,還忽悠了孫宏斌。如今能在美國造車,也是因為成功忽悠了供應商、網友和監管層,讓他們相信「下周回國」。

 

追求誇張的性價比、重營銷炒作,是樂視手機的成功之道,也是樂視之死的罪魁禍首。

 



羅永浩:曾經不服小米,如今亦步亦趨

 

2012年,小米模式橫空出世,網絡紅人羅永浩最先表示不服,把小米稱為「耍猴式營銷」。

 

既然如此看不起小米,羅永浩便做起了錘子手機,但還是沒能繞過小米。小米模式的核心賣點是MIUI係統,而且是先做MIUI,積累粉絲,再做手機。羅永浩如法炮製,造出了錘子ROM。

 

不同的是,錘子一開始沒走性價比路線,反其道而行選擇了高端模式,手機還沒問世,羅永浩就撂下話:如果低於2500,我是你孫子。

 

2014年5月,錘子TI問世,撩了幾乎所有人的錘子供應鏈卻沒跟上,良品率隻有50%,導致吐槽一片。

 

5個月後,錘子降價,幅度達到1000,羅永浩自己打臉。到2014年底,錘子T1隻賣出了12萬台。

 

羅永浩本來就是網紅,有一批鐵粉,他順便也給錘子手機貼上了「情懷」、「工匠精神」的標簽,聲勢頗大,錘粉甚至成了不少人引以自豪的標簽。

 

錘粉甚至比米粉更加瘋狂,成了小米粉絲營銷的加強版。但是,小眾市場根本支撐不了錘子。

 

2015年這一年,錘子虧了4.62億。2016年的時候,錘子發不出工資,羅永浩隻能騙員工說是銀行係統出問題。

 

從那以後,錘子也開始走小米模式的大眾化、性價比路線,2017新品發布會上,發布了頗為走量的堅果PRO,據他說,低配版本的利潤隻有七塊錢。當然,這款手機的銷量達到百萬。

 

除此之外,錘子還學小米做起了生態鏈,在2017年末發布了一款空氣淨化器。而羅永浩也在不少場合提過可能做冰箱、箱包、智能音響。不久前,錘子商城還上線了一款電熱水壺。


雲科國際

羅永浩

 

至於為什麽做這些,羅永浩很坦白,為了賺錢。


最近,羅永浩更是高調宣稱要請明星代言,這一波操作的目的也是為了擺脫小眾手機的印象,學的是OV,也是小米走通了的路。

 

看看羅永浩和錘子,羅永浩一開始想要比肩喬布斯,錘子要比肩蘋果。在大佬中,羅永浩也最為桀驁不馴、特立獨行,結果兜兜轉轉,又成了另一個小米,成為最忠實的小米模仿者。

 

錘子路漫漫。

 


結語

 

當然了,這四家企業的窘境和小米、雷軍都沒有直接的關係,有的隻是競爭關係,它們的處境是由各種各樣的原因導致的,比如手機市場遇到天花板、競爭激烈、融資和合作不利等原因。

 

但是,不能否認,這些企業是從學習模仿小米模式開始起步的,就像周鴻禕所說——被「性價比」帶到溝裏了。小米模式或者雷軍倡導的互聯網思維在它們身上顯而易見。

 

他們「師從」小米和雷軍,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小米模式的缺陷的影響。

 

比如小米模式追求性價比讓周鴻禕甚為苦惱。

 

比如小米模式不重視供應鏈,不做線下渠道,也不請明星代言,不做廣告,專注粉絲營銷。而錘子的粉絲營銷也極為突出,但供應鏈經常出錯,加上定位難以擺脫小眾,成了頑疾。

 

這一模式在2016年突然失靈。2016年,小米銷量跌出世界前五,比2015年少賣了2340萬台,嚇得雷軍趕緊停了員工KPI,開始補課。甚至想到了小米可能死掉。

 

與此同時,OV橫空出世,這兩家線下手機巨頭通過大規模的實體店和鋪天蓋地的廣告賺足了眼球,而且不走性價比路線,2016年銷量反超小米,擠入世界前五。2017年,OV銷量達到了世界前三。

 

小米開始學OV,開始鋪線下店和加入廣告大戰,終於在2017年重返世界前五。

 

所以,如今的小米已經不是當初的小米,當然和OV,以及華為等中高端手機相比,雷軍還是承諾了小米硬件綜合淨利潤率永遠不會超過5%,依然走的是性價比路線,這是小米模式的有限遺物。

 

那麽,其他互聯網手機究竟要不要再走性價比路線、小米路線,或者OV、華為路線,抑或是另辟蹊徑?現如今,擺在周鴻禕們麵前有許多選擇。而許多選擇其實也意味著難以選擇,意味著迷茫。

 

小米上市,卻留下了一片混亂和空白。

 

【版權歸作者所有,不代表雲科國際立場】


雲科國際
雲科國際


招賢納士

查看更多

聯係我們

  •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禺山西路329號海倫堡創意園4座1棟13樓1301
  • 020-22098672
  • www.shumaa.com

項目展示